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第 49 章(七六年除夕...)

书名:年代文家庭食物链顶端[空间] 上传会员:一抹阳光 作者:池陌 更新时间:2023-02-04 10:03:50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不是没有可能, 蒋大姑嫁去周母娘家村上了,跟周母经常联系。

  孟丽给气得不轻,“她凭什么打这房子的主意啊?我两个儿子, 自己都不够住,这房子又是我公公单位分的,跟她没一点关系, 她怎么好意思的!”

  “她大概是想找个理由住下来,一旦住下来你想让她搬都难了,二十多平的房子,有些人家想着都是亲戚,占就占去吧, 不好意思翻脸。蒋大姑就是觉得你们年纪小,你婆婆又不见人,赌你们小俩口不好意思跟她这个长辈闹翻, 这才得寸进尺的。”

  虽说房子才二十平, 可到底是城里的房子, 蒋大姑家三个孩子, 负担可不小,要是能讹一套城里的房子下来,孩子能到城里读书, 儿子结婚也有住的地方了。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孟丽就想过点平静日子,可结婚后总是这事那事的, 好不容易坐完月子想休息一下, 蒋大姑又上门来闹了。

  孟丽叹气道:“说到底是觉得我婆婆好欺负,我这新媳妇当不了家。”

  “这种人也是有的,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过日子就跟闯关似的, 关关难过关关过。”甄臻说道。

  孟丽觉得她婶子说的有道理,“这蒋大姑以前肯定没少欺负我婆婆。现在我当家做主,可不能让她觉得我好欺负,要是开了这个头,蒋家那些乡下亲戚,不定要怎么欺负我们一家四口呢。”

  孟丽挤到甄臻身边来,“婶子,快给我想个法子!治一治这蒋大姑!”

  甄臻笑而不语,她瞥了眼桌上的橘子茶,孟丽连忙端给她,甄臻抿了口,这才缓声道: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“她带三孩子上门,就是想赖上你们家,知道你们年轻人脸皮薄,不好意思冲孩子嚷嚷。二十平米住九个人算什么?再多带几个孩子去,一起热闹热闹嘛!咱家又不是没孩子,就带最讨人喜欢的来弟去,再把淑芬家的盼弟、想弟、迎弟一起带去,再不济,我家三个娃也能借你用用!”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“不用不用,四个孩子够了,来弟一人顶五!”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张巧红和周淑芬巴不得家里少几个孩子,安静安静。

  要是能帮孟丽把极品亲戚给赶走了,婆婆也要记她们一功的。

  再说孟丽这个小姑子也是会做人的,孩子去一趟县城,她肯定要有所表示的。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就这样,孟丽带着四个侄女回家了,蒋东平看到她把来弟带来了,推了推眼镜没说什么。

  倒是蒋大姑不高兴了,“哎呦,孟丽啊,不是大姑说你,咱家才二十平,我来都得打地铺,你把她们带来,住哪啊?”

  孟丽笑笑,“大姑,这不赶巧了嘛,你作为东平的亲戚想来咱家住段日子,我家亲戚也想来县城住几天,不过大姑放心,我这几个侄女都很懂事的。”

  蒋大姑脸都拉下来了,她是老蒋家的人,来蹭吃蹭喝是正常的,毕竟这家有她死去的弟弟一份。

  可孟丽这些侄女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,凭什么来占老蒋家的便宜?

  二十平的房子住了十三口人,那滋味可想而知了!

  孟丽和蒋东平带俩孩子住床,蒋大姑带三个孩子打地铺,孟来弟几人睡蒋大姑边上。

  孟来弟睡相不好,经常一脚蹬过去,脚就踹到蒋大姑脸上了,蒋大姑骂死她了,却又不能明着来,只能骂骂咧咧生了晚上闷气。

  次日一早,心情不愉的蒋大姑等着孟丽做早饭伺候她,谁知等到快中午了,孟丽还是没动静。

  蒋大姑气上了,“孟丽,有你这样招待客人的吗?不做饭让我们喝西北风吗?”

  孟丽笑笑,“大姑,我刚出月子,身体不好,就辛苦你自己招待自己了。”

  蒋大姑就没见过这么懒的婆娘,这样的女人也配进他们老蒋家的门?要不是弟弟死了,她非要叫蒋东平把孟丽休了不可!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“大姑,我跟东平拿不了几个钱,一下子生了两个儿子,哪里还吃的上饭?不如大姑先垫着,等东平发工资就还你。”孟丽依旧是笑。

  蒋大姑感觉有哪里不对,可孟丽笑脸相迎,又不像个刺头。

  她可以挨饿,但几个孩子不能不吃饭,蒋大姑只好咬牙买了个土豆和青菜回来,炒了两个小菜。

  谁知等她从厨房出来,那菜已经被孟家四个丫头吃得一干二净。

  这年头饭菜就是命!

  蒋大姑脑梗都要被气出来了,“谁吃了我的饭?”

  孟来弟撇撇嘴:“我们吃了,做饭不就是让人吃的吗?”

  “你……你个不要脸的小蹄子!那是我做的饭!”

  “你做的又怎样?摆在我姑家的饭我就能吃,不想让我吃就滚回你自己家去!”

  蒋大姑差点一巴掌扇过去,她家三个孩子还饿肚子呢,孟家这四个丫头片子却吃得肚子鼓鼓,听说还欺负她家孩子,一脚把她孩子踹到地上去了,她孩子敢怒不敢言。

  蒋大姑气饱了,解了围裙打算出去买个饼子给孩子吃,谁知找了半天,发现自己放在桌上的耳环不见了。

  蒋大姑各处都找遍了,没找到自己耳环,一转头就看到孟来弟在把玩一个金色的东西,可不就是她那失踪的耳环?

  “好啊!你个小偷,叫你拿我东西,快还给我!”

  孟来弟被她说得不高兴了,“我什么时候拿你东西了?我是在门口捡到的,你不感谢我就算了,还敢骂我!”

  蒋大姑咬咬牙,恨不得把这小蹄子给撕了,“我再说最后一次,快把耳环还给我!”

  “不还就不还!你威胁谁呀!我哪里捡到的就还哪里去!”

  孟来弟说着,手一扬,那耳环就在空中做自由落体运动了。

  蒋大姑跑到阳台上一看,哪里还能看到耳环的踪迹?

  她就这么个耳环,平常收着藏着不敢戴,来城里想对孟丽显摆显摆,才偷偷放在兜里带来的。

  谁知道孟来弟这小蹄子竟然把她耳环给扔了!

  也是奇怪,明明就在眼皮底下扔出去,可那耳环却怎么都找不到了。

  蒋大姑一直找到晚上,饥寒交迫,都没找到耳环,那脸色可想而知了。

  孟丽就出来做和事佬了,“哎呦,大姑,小孩子不懂事,你可别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  蒋大姑听着这不痛不痒的话,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。

  孟丽笑笑,把孩子朝蒋大姑怀里一塞,“大姑,我出去有点事,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孩子。”

  蒋大姑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这次是周母告诉她蒋东平买房子的事,她才想着来县城把弟弟住过的这套老房子给占下来。

  她那个弟媳妇是个没用的,蒋东平又是个男人不好意思撕破脸,孟丽刚进门,更不敢跟她对着干。

  这房子赖着赖着不久成她的了吗?

  谁知来了县城,自己掏钱买菜做菜,折了一对耳环,还得伺候这几个小蹄子,伺候孟丽跟一对双胞胎,处处吃亏,没占到一点便宜!

  蒋大姑那叫一个恨啊!

  孟丽也是个能豁出去的,既然有蒋大姑帮她带孩子,她也就出去潇洒了,先是拿着券去供销社逛了一圈,又跟蒋东平去看了场电影,俩人还骑着自行车满县城乱逛,等天黑透了才回家。

  蒋大姑带着双胞胎,还得带自家三个孩子,孟丽那四个侄女也不是省心的,这一家子九个孩子窝在二十平的房子里,那滋味可想而知了!

  蒋大姑日日无眠,又吃不饱饭,很快消瘦下来,可孟丽像是赖上她了,动不动就把孩子塞给她自己跑出去快活了,蒋大姑真是有理没处讲。

  她本就烦躁,偏偏两窝孩子还打架。

  那个叫孟来弟可真不是好东西,欺负她家三个孩子。

  蒋大姑真看不下去了!

  她指着孟来弟鼻子就骂,孟来弟也不是好欺负的。

  别看蒋大姑干农活力气大,可孟来弟是个不学好的,没少跟外村的女孩打架,扇人巴掌那是一个快狠准!

  一巴掌就甩到蒋大姑脸上去了,声音是啪啪的!

  这下可扯着引线了,蒋大姑那三个孩子护着妈妈,要跟她拼命,盼弟几人也上去帮孟来弟。

  两边扭打成一团,孟来弟这边虽然也被打了几下,却都没打中要害,脸上看不出伤来,反倒蒋大姑头发快被扯成秃子了。

  一把年纪还被几个小孩打成这样,蒋大姑那叫一个憋屈!心理受到不小的创伤。

  打到最后,蒋大姑实在受不了,气冲冲地收拾东西。

  恰好孟丽进门,看到这情景也是一愣。

  “呦,大姑,脸被谁打了?怎么肿成这样了?您这是要去哪?您可不能走啊!我家大宝二宝可离不开您,您走了,我一个人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!不如您就在我家住下吧?帮我把两个孩子带到大,我家孩子长大了一定会感谢大姑,给大姑养老买寿材!”

  蒋大姑一听,还想叫她再带十几年双胞胎?看这便宜占的,门都没有!

  蒋大姑冷哼一声,头也不回地牵着孩子走了。

  孟丽回头看向蒋东平,捕捉到他唇边浅浅的笑意,“我怎么觉得你很得意?”

  蒋东平摇头,“我是觉得我娶到宝了,果然,娶老婆就是要娶个彪悍的。”

  夫妻俩击了个掌,送走蒋大姑这个瘟神,他们就开开心心收拾包裹准备搬家了。

  搬家可不轻松,好在家里人多,孟来弟这四个孩子也能帮忙,孟丽收拾好东西就叫她们拎过去,半天时间就搬得差不多了。

  那边地方宽敞,曹大爷和曹大娘见她不方便,不仅帮她整理,还帮她哄孩子,甚至连晚饭都给他们做好了,把孟丽感动坏了。

  孟丽也是个利索的,回头就把那二十平的房子租给了一个杀猪匠,那杀猪匠长得五大三粗,杀猪刀不离手,饶是喜欢剪电线的周母都不敢得罪,总算消停了一阵子。

  孟丽也没亏待几个侄女,给她们每人一块钱五斤米,两个嫂子见了自然也眉开眼笑的。

  又要到年关了,吃吃喝喝这一年又过去了,甄臻觉着时间过得真挺快。

  家里现在条件好了,农村又花不着钱,最大的负担就是饮食开销了。

  吃得那是相当好了,没有顿顿澳龙鲍鱼,就是排骨、母鸡、羊肉、牛肉这些寻常食材,可在吃不饱的七十年代,那真是神仙标准了!

  家里每个人脸色都挺红润的,她也就觉得,那些好东西没白喂。

  焦蕙兰虽然生个孩子,却也叫她养得白里透红的,那皮肤比从前更水润了,小妇人的韵味也出来了,等政策放开后,再烫个头化个妆,怎么着也算得上小美女了。

  腊月里下了一场雪,雪把山道农田都染成了白色,北方的冬天一旦下了雪,颜色就素淡了,远远瞧着,山脚下的坝头村,只有炊烟在动。

  “阿奶,我去滑冰了!”大丫在门口喊。

  甄臻从厨房探出头来,这雪下的挺大,村里的河都结冰了,农村孩子冬天没别的消遣,就喜欢跑去河上滑冰,不过要是摔一跤那也是不轻的。

  她回房拿了个棉护具出来,“膝盖和屁股套一个,省得帅疼了。”

  大丫最怕摔,穿上护膝就很高兴,马屁拍的也响亮。

  “阿奶最好了!”

  甄臻拍拍她的屁股,大丫六周岁了,模样也长开不少,眉眼间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儿。

  甄臻从秋天开始就给她做启蒙了。

  甄臻把红糖姜茶给烧上了,等孟大国和孟二勇带孩子回来后,她一人盛了一碗。

  不过居住环境好点,生活品质提高,心情才能好。

  她煮红豆汤,就把豆子倒在筐子里叫大丫数,一来二去,孩子认字了,数学概念也有了,甄臻的目的也就达到了。

  “甄大娘,你跟我妈一样好!”

  赵美兰放下心来,笑容更灿烂了。

  老俩口第一次见这东西,稀奇得很,甄臻教他们用法,又叮嘱道:

  所以,家里做好吃的,甄臻就会把他们叫来。

  “刚灌热水时接触皮肤,很容易把皮肤烫伤,一定要包着一层布再用。”

  甄臻炖了黄豆猪蹄打算给焦蕙兰补补。

  有人说钱老太活该,有人说她可怜,要孟老太说,做公婆的都要和善,和才能生财,才能把日子过好。

  赵美兰很激动她弯腰从货柜底下拿出几个红绿皮的东西。

  赵美兰当然也不是做慈善的,给甄臻热水袋,纯粹是为了她手头的那批猪肉。

  喝完姜茶,全身就热乎了,孟大国下意识就去厨房找吃的了。

  “您可真识货,我托人弄了三个来,自己舍不得用都留给你了。”

  这话很管用,大丫最怕吊针了,立刻端起碗斯哈斯哈地喝起来。

  甄臻明白她的意思,她跟赵美兰合作这么久,也不愿意破坏这关系。

  这毛衣好软和,领口拼接了一圈兔毛,衬得她皮肤更为莹白,与屋外的雪一样纯净。

  “大丫,再给老太背几句。”孟老太笑笑。

  程素明显惊讶,她天天看到甄大娘织毛衣,以为是织给她儿媳妇的,谁知道竟然是给她准备的?

  孟老太再一盘问,发现大丫识字多,数学也学得不错,看大丫的眼神那叫一个崇拜,好像大丫明天就能考大学、搞研究、走向人生巅峰似的。

  “也就你实诚,给我们用这么好的棉花,这么好的布料。换成别人,可舍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。”孟老太爹说。

  “过几天就杀猪,价格和合作模式还跟去年一样,到时候我让人把猪肉送给你。”

  孟老太爹说:“咱们老孟家该不会要出个神童吧?”

  她妈妈去世后就再也没人为她织过毛衣了。

  这日子再平凡不过了。

  孟老太还特地交代:“大丫,你将来赚大钱,可一定要把老太带去享享福啊!”

  闲聊几句,她就提起买房子的事。

  一来二去,她空间里攒下的瓜子板栗都卖的差不多了。

  “我手心都流汗。”孟老太说。

  就是日子过得不好的人家,一年到头手头宽裕了,也想带孩子消费一下。

  “谁说女娃不如男娃的?咱家大丫就是考大学的料。”

  去年那批猪肉叫她男人赚了小两百。

  甄臻又道:“别看现在房子不贵,可你想想咱们国家有多少人?中国人结婚都要有房子,长远看,这房子肯定要涨不少,趁现在房价便宜,买一套好的住着,说不定以后还能拆迁呢。”

  她手头也攒了点钱,跟男人商量想换套大点的房子,可男人死活不愿意,觉得没必要。

  甄臻也叫这香味馋住了,外头下着雪,空气都是清冷的,厨房里却冒着猪蹄汤的鲜香,谁不想把舌头吞下去?她尝了一口,浑身都热的舒坦了,咬一口蹄筋,那香的真是没边了!

  甄臻听笑了,说神童也太夸张了,只是启蒙早而已,不过大丫确实是有点小聪明的。

  这时候辈分高就不好了,甄臻也是想去玩一玩的,只可惜她身份放在这呢,真跑去胡闹,那不得让全村人看笑话?

  孟老太直点头,脸上的笑就停过,村里谁用过暖水袋?

  这不,钱老太前天摔了一跤,本来是不严重的,可儿媳却死活不肯出钱带她去县城治病,叫她一个人躺在冰冷冷的厨房里,炭不烧,棉被都舍不得给盖。

  程素套上毛衣就暖和多了,她来时姑姑没给她准备衣服,坝头村比她想象中冷,她只能靠叠穿春秋的衣服来度过寒冬。

  还剩下两个热水袋,甄臻给自己留了一个,另一个就有点为难了。

  这棉衣虽然好,可布料还是普通了点,甄臻觉得没有美感。

  蒸馒头、蒸包子、蒸米糕,灌腊肠、做腊肉、鸡鸭鱼肉全都备齐,洗洗涮涮去旧气,七六年的除夕到来了。

  “素素,天气冷,喝完热汤补补。”

  孟老太真觉得稀奇,人年纪大了,就盼着子孙后代能好,大丫让她觉得未来很有盼头。

  她和男人辛苦一年全靠年关这笔钱了,听说今年猪肉比去年还多,赵美兰生怕甄臻把猪肉给别人买,就想通过热水袋点她一下。

  晚上,甄臻把孟老太和孟老太爹喊来一起吃晚饭了。

  吃完饭就回屋生炉子,炉子一生起来屋里就暖和了,炉子上烧着热水,渴了就喝一杯,不渴就嗑嗑瓜子,吃吃板栗,闲聊家常。

  如今农村人不兴这个,孩子生出来就是散养,学习?那都是自己的事,哪有父母提前给孩子学的?没有高考,学了也没用不是?

  赵美兰说不惊讶是假的。

  老俩口身上穿的棉衣还是甄臻去年叫人做的。

  甄臻笑道:“哪来的热水袋?”

  给大房就要得罪二房,给二房得罪大房,倒不如谁都不给。

  这一顿饭有汤有水又有肉,吃的那叫一个舒坦!

  甄臻赚了足足三四百块,有钱了就想去消费,可惜这年头没有超市商场,也只能去供销社买点东西。

  年关的生意是真好做,简直天上掉钱,不少人过年走亲戚要带点吃的,买别的要票,就买点板栗和瓜子带着,也不算寒碜。

  就当甄臻是为了自己吧,她实在不想等老俩口生病住院了,再去照顾。

  甄臻到家后,就给了孟老太和孟老太爹一个热水袋。

  他们老俩口早早就用上了,别人眼馋也没办法,谁叫他们摊上一个好儿媳呢?

  甄臻把热水袋给了程素。

  娘还做了里脊肉馅饼,又把鸡肉撕碎,调好蘸料做了个手撕鸡。

  今早就有村民说,钱老太恐怕熬不过这个冬天了。

  有产品包装她就叫大丫读一读。

  先教了认字,又带她认了数字。

  “多喝点驱寒,省得感冒挂吊针。”

  孟老太在听大丫背古诗,她就认识几个字,古诗那是一窍不通,听大丫一首一首背完,简直惊呆了。

  约会的情侣就更不用说了。

  有好东西永远想着他们老俩口,吃喝用都没缺过,那真是拿他们当自己人看待的。

  “姐,你老时髦了,热水袋你都认识?我好不容易托我男人的朋友从外地搞来的,还以为你没见过呢,看来我才是土老帽。”

  赵美兰第一次听说拆迁这个词,完全听不懂。

  程素小脸冻得通红,捧着猪蹄汤冲甄臻笑,“甄大娘,这猪蹄汤真好喝。”

  甄臻笑了笑,“我男人当过兵,我也是去探亲时偶尔见过一次,这东西灌了热水非常保暖。”

  幸亏他们从没苛待过儿媳妇。

  她想早点把大丫的基础打好,以后要是转去外地读书,也不至于跟不上。

  还不如把他们身体养好,让他们少生病比较好。

  大丫也不怯场,开口就背了几句骈文,把孟老太唬的一愣一愣的。

  她家里那套房子只有四十平,从前也能将就住,现在有了三个孩子,大孩子要分床睡了,家里就显得太小了。

  甄臻笑着回房间里取出一件毛衣来,“我给你织的毛衣,你回房间试试,哪里不合适告诉我,我帮你改一下。”

  他真心觉得这儿媳不错。

  不过农村人的散养教育也是有优点的,户外活动多,晒太阳多,孩子很少有近视的,有时候甄臻真羡慕这些孩子的视力。

  程素心里暖呼呼的,冲上去一把抱住甄大娘的腰,软声道:

  程素喂完猪进来,把猪蹄汤端给了焦蕙兰。

  多亏她有个空间,有人纠察时就往里一藏,安全得很!

  不过甄臻是知道以后要恢复高考的。

  陶爱红自己端走了一碗,甄臻又给程素盛了一碗。

  程素以前晚上从来捂不热被窝,自从来了孟家后,她有了新毛衣,有了暖和的被窝和热水袋。

  前面十几天,她没法来县城,就叫程素和焦蕙兰炒了瓜子板栗,她偷偷放到空间里,带来县城卖。

  往年一冷就生病,今年加了件软和的毛衣,手脚都热乎起来了。

  赵美兰觉得很有道理。

  甄臻想起她大学时一个同学,整天炖猪蹄汤说要丰胸,结果吃了一学期的猪蹄,胖了足足有二十斤,胸却一点没大,可把她同学难过坏了。

  再想到儿媳对甄老太一家那态度,老俩口就更加庆幸了。

  孩子一窝蜂走了,大丫还把小伙伴带上了,全村三分之一人都围到河里滑冰去了。

  今年焦蕙兰做了辣白菜和萝卜干,程素腌了糖蒜和青椒,腌好的青椒不算太辣,就饭吃味道还是不错的。

  入冬后,大房那边吃得还不如以前好,那菜瞧着真是一点营养都没有的,甄臻也不说有多孝顺,可是人年纪大了就得吃好点,吃好点才不容易生病,不生病才不给子女添负担。

  “心情才是无价的,把每一天的心情管理好了,这辈子也就过顺了。”

  这年头的房子还不值钱,真要想留点资产在手里,完全可以等九十年代往后再囤房。

  甄臻无语望天,良久才咬牙切齿地拍拍她的肩膀。

  “姐,终于把你给盼来了!”

  炖猪蹄还在锅里热着,那粘稠的猪蹄汤看得他直咽口水。

  正因为甄大姐的话深奥难懂,才让她觉得可信度很高,她决定背着男人把房子定下。

  这场雪下了两天,用了七八天,道路才能正常通行,甄臻真是急坏了,年关正是忙的时候,不仅大国的养猪场要宰猪,她也想去县城卖瓜子。

  “这孩子怎么会这么多!”

  今年家里有缝纫机,她就买了布,叫焦蕙兰给老俩口重新做了一套棉衣,这一套衣服不论布料还是颜色,那都是一顶一的,里头塞的是新棉花,暖和的不行。

  像村里钱家老俩口那样,年轻时磋磨儿媳妇,寒冬腊月叫坐月子的儿媳洗衣服,儿媳不高兴,他俩就指挥小叔子打儿媳,儿媳虽然当时不能反抗,却把账记在心里了。

 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。溜'儿,文\学#官!网。如已在,请,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13465 593201 MjAyMi8xMi8xNS8jIyMxMzQ2NQ== https://m.clwx666.com/book/202212/15/13465_5932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