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21:00日更+补加更0.5(前额的图案...)

书名:咒术漫画里的我风靡柯学界 上传会员:天女下凡 作者:沐裕鹿 更新时间:2023-01-27 10:33:08

  听到夏油杰的话语, 江莱心中略微一顿,但他很好地顺着继续说了下去:

  “刚才注意到杰君额头上的绷带……是受伤了吗?”他用恰到好处的礼貌关心语气问,“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的, 其实不是伤口。”夏油杰摸了摸头上的绷带,略弯眉眼, 流露出些许无奈,“本来觉得缠起来会好一些, 但是现在看来,这样好像也非常惹人注意呢。”

  由此来看, 是夏油杰本人想要遮掩起来的吗?江莱内心思潮涌动。因为不想引人关注?果然下面有什么。

  在他目光的注视下, 夏油杰将缠绕的绷带一圈圈解开, 露出自己的前额。

  在其之上, 零散黑色纹理有条理地蔓延开来,似乎是某个没画完的复杂图案的部分——但这不像是鸢尾花图案的部分。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因为这个世界的鸢尾花标志, 是现世里流传最广的鸢尾花纹章的样子,简单大方、对称抽象,是常见的装饰图案样式。而夏油杰此时额头的黑色轨迹,显然不是那种简单标志。

  不过因为夏油杰额头的纹样没有描绘完, 因此无法通过这残损的部分,看出这具体是什么。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“这是杰皮肤的一部分啦, 天然生长的纹理!”五条悟在旁边揽住好友的肩膀, 直接上手大力擦抹, “虽然我很想给他擦掉——但是这东西是擦不掉的呢。”

  “停停停——悟。”夏油杰抬手推开五条悟的胳膊, “你用得着使那么大劲么, 故意的吧。”他额头都被五条悟给搓红了。

  “这不是给莱演示一遍,这玩意不是你画上去的嘛。”五条悟嬉笑着闪到一边, 漂亮眼眸眨了眨。

  他接着摊手道:“而且洗纹身的东西也洗不掉它,我之前好奇的时候,趁着杰晚上睡觉,偷偷用洗纹身的东西给他洗。”

  “你还好意思说!”夏油杰的小眼睛都瞪大些许,吐槽道,“我晚上在宿舍原本睡得好好的,你这半夜摸过来,惊悚效果简直……”

  “哈?你怕吗?明明之前我们三个在宿舍看鬼片的时候,你和硝子都在吐槽,完全看不出你怕这玩意啊。”

  “因为鬼长得还没咒灵丑,有什么好怕的——哦重点不在这里,是你大半夜过来打扰我休息!”

  “我可是无所不能的天才,虽然只看了教学视频但依然手艺一流!”五条悟自信放光芒,“开局就是无敌的洗纹身师,无敌的洗纹身师给你洗纹身可是你的荣幸啊杰。”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江莱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,内心划过思绪:图样不是自己或他人纹的纹身,难道是类似原著里伏黑津美纪的诅咒印记?

  接着,五条悟的话语也提到了这里。白发少年笑容收拢,蓝眸略微抬了抬,说:“六眼看不出诅咒的痕迹,这不是诅咒……但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。”

  “当然不是诅咒。”夏油杰回答,“我也是咒术师,如果是诅咒会有感觉的。”

  “所以,这是什么?”江莱轻眨眼,问出最关键的问题。

  “实际上,我也不太明晓。好像是初中年纪的时候,哪一天起床,就有了一点点痕迹吧。”夏油杰摇摇头,露出回忆的表情。

  “这个痕迹是会慢慢生长的,一开始只是一点小墨点,后来演变成这样。像是我皮肤的一部分——反正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就当成身体与常人不太一样的地方好了。”

  初中……江莱思索着。他记得房东老奶奶说过,夏油杰是刚上初中没多久,父母便失踪了的,之后是监管会资助接济的他。

  这个会生长的印记,是监管会做出来的吗。但是这究竟是什么印记?看起来像是更高级、更为复杂的图腾。

  暂且按照与监管会有关来推测,如果六眼也看不出来……江莱心中沉了沉。这个诅咒里有能够避过六眼的种印记咒具么,亦或者——那里也有什么[存在]?

  既然自己快速又顺利地被世界意志认可为某种虚幻的[存在],应该说明这不是一个孤立的概念,很可能自己不是唯一。

  当然,这些仅仅是猜测,目前自己并没有和那个组织本体有过近距离接触。所有的信息都是从旁侧听来的情报汇总分析。

  等实力再强大一些,搜集的情报更多之后,再想办法深入那边吧。江莱内心想。一切要循序渐进。

  “就算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这种东西出现在额头上,也怪怪的吧。再说谁知道后续有没有别的影响。”五条悟撇撇嘴,干脆地颔首道,“直接去皮植皮好了——我来出钱!或者我来操作!”

  夏油杰:“……倒也不必。”他笑了下,“只是走在路上,难免会吸引人的注意,所以我干脆把它缠起来了。虽然也非常明显,但多少还好一点。”

  五条悟想了几秒,左手握拳敲右手手心:“杰你可以换个颜色的头巾嘛!换个两边放下来的刘海,或者梳个大背头,然后就说自己在cos那个谁……嗯、那个《全职猎人》里的库洛洛!”

  “或者买个《火影忍者》的护额也不错,那么多个标志随你挑选。”

  江莱:没想到咒回世界也有《全职猎人》和《火影忍者》啊!果然这些世界是互相观测的吧。

  他在旁边幽幽开口:“但是cos的话,难道不会更引人关注吗?我的意思是,会被围观或请求合照的。”

  “还是就这样缠着绷带好了。”夏油杰略弯唇角,说,“对不熟悉的人,当做额头受伤来解释,就可以少很多问题。”

  “倒也好。”江莱点点头,眨眨眼道,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……我可以拍张照吗?我日常游历许多地方,也许能找到与这个残缺图腾有关的信息。”

  他打算将照片发给自己的柯学好友,集思广益,看看他们能不能在网上和咒回漫画里,找到这个残缺图案的完整版。

  “哦,我不介意的,你拍吧。”夏油杰眯眯眼笑起,礼貌道,“也提前谢谢你帮我搜寻信息了。”他将垂下的那条刘海拨弄开,露出完整的前额。

  江莱抬起手机(书册),将残缺的零散黑色痕迹拍下。

  旁边的五条悟注视着眼前一幕,忽地开口:“你这不是一本空白的书册吗?怎么还能拍照?”他歪头,左看右看,企图看出什么端倪。

  “我说过哦,它有灵性,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江莱笑道,“看起来像是书册,其实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功能。影像记录便是其中之一。”

  五条悟像是大猫一样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“嗯……”声,像是在思索般拖长,接着如同猛然记起什么一般,突然瞪大眼眸:

  “等等、这东西能拍照??那你当年烟花大会,对我举起这本书册是要——”

  “是的。”江莱淡定点头,“我是为了记录下你珍奇的真实无语面貌和臭脸表情,作为颜艺黑历史。”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五条悟上前挥舞手臂,如同扑棱的白色大鹅(帅气版),高昂起语调:“删了删了!我要威胁你删了!!可恶!!”

  他们又打闹了一番,而后很快,辅助监督还有其他负责处理后续的人赶来了这边。

  夏油杰:“……”他走得和江莱靠近了点,低声道,“悟性格就是这样,其实没有恶意,如果冒犯了别往心里去。”

  他记得原著里,一年级只有七海建人和灰原雄两个人。

  285面对他人的照片黑历史玩笑,反而会大大方方摆出各种高难度的pose,口中调侃着说“哎呀我就知道我的魅力如此之大,再给你们更多机会拍点照吧来来来”——大概是这种画风。

  应该和原著一样,他是在星浆体事件死亡的吧?按理说,因为甚尔在未来已经确认死亡且有灵魂体滞留,那么这一个时间点应该是无法改变的。

  在五条悟的大力拍击中,江莱保持表情,对辅助监督微微一笑。

  江莱在旁边,不禁有些感慨。果然,现在高专时期的五条悟,还是青春期好面子的大男孩啊。

  辅助监督视线落在江莱身上,犹豫了一秒,问:“这位是……”

  ……等等、[他们三个],也就是说现在的一年级一共有三个人?

  “喂——杰——”五条悟的闹腾对象一转,又拐向缠绕好绷带的夏油杰。

  处理后续的人盯着面前的景象,顿了几秒,结巴着开口道:“……你们、那个,真的没有放[帐]?”

  原著里星浆体事件便发生在这一年。灵魂体伏黑甚尔说过的自己死亡也是在这一年。

  “是是是。”江莱随口回复,像是哄猫一样。

  现在周围的环境,像是晚春之景,大概是五月?不清楚星浆体事件发生了没有。

  江莱面带微笑,模仿之前五条悟的语气和姿态,抬头望天:“嗯?你说什么?我听不清啊——”

  江莱在内心打出半月眼表情包,想着:不愧是作者独眼猫同志亲自认证的,除了性格以外其他都非常完美的男人。

  在路上,夏油杰说:“刚才我已经给夜蛾老师发送消息了,等会也给学校里的硝子发一条,和她说一声。”

  七海建人和灰原雄既然已经入学的话,那五条他们现在是高专二年级。江莱心中再度确定时间线。现在应该是2006年。

  “没关系没关系!”五条悟得意洋洋地双手揣兜,和处理后续的人大声说,“虽然没有放[帐],但我已经把现场清理好了。”

  虽然早就从夏油杰的短信里知晓了现场的“惨状”,但是亲眼见证原本有一栋废弃大楼的地方被夷为平地,地面还被炸出可怖的大坑,依然让人震撼地沉默。

  夏油杰扶额叹气:“悟,你要不还是别说话了。”

  在辅助监督送大神的姿态下,几人离开这栋废弃大楼祓除咒灵的地址。

  “杰你竟然不和我统一战线了,怎么这样!”五条悟放下捂住头的手,其实本来也没多疼,他拉长声音,像是在埋怨也像是撒娇,“可也明明是莱先不告诉我究竟是什么[存在] 的,那我要怎么称呼嘛——”

  江莱表情淡漠,手机(书册)在空中灵活漂浮一圈,像是某种优美飞禽,最后又回到他的手心。

  “就叫我的名就可以了。”江莱侧眸,恰巧从天际倾洒的阳光晃在他的眉间,他眼眸略弯,“名字难道不是比[存在]这个冷冰冰的本身,更具有温度的吗?”

  旁边的江莱听到五条悟的话语,则是内心一跳。

  “如果可以分享的话,麻烦给我一份可以么?悟的臭脸我见过,但我还没见过他真实的无语表情呢,值得留存纪念。”

  高专时期的五条悟,比成年期更加恶劣呢。毕竟是从小就被家族宠大的、唯我独尊的六眼神子。

  “哦!他们任务完成了?那三个临出发前,还说要给我带特产呢!”五条悟两手一左一右揽住夏油杰和江莱的肩膀,“届时也分给你们吃啊。”

  “话虽这么说……”五条悟立在原地想了几秒,又迈开大长腿跟上,他哼笑道,“好吧,名字确实更有人间的感觉。”

  等到未来成年后的五条悟,估计就不会是这种表现了。

  夏油杰露出歉意的表情:“实在不好意思,下次我们会记住的。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  五条悟和夏油杰的同期——家入硝子是罕见的能够将反转术式用以治疗他人的人,是超级少见且非常重要的治愈系医生角色。

  丸子头夏油杰在旁边轻轻笑起,他将绷带一圈一圈又缠绕回去,口中悠哉说:

  原著没有给出星浆体的具体月份,大体推测是4-6月。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——怎么有人长得这么好看,但是一开口就这么气人呢!

  “这是我和杰的相识之人,恰巧路过这边,我们等会一起走,或者他就又自己走了。你们去忙你们的,不用记录他。”五条悟姿态轻巧地转到江莱身边,亲切地抬手拍拍他的后背,但是力度大到江莱觉得他是故意的……

  “你们在嘀嘀咕咕说什么?”五条悟眉头扬起,从后方挤进两人中间。

  “不要欺负后辈们啊悟。”夏油杰呵呵着回复。

  “在说这次返校,七海他们也要回来了。”夏油杰狐狸颜笑着岔开话题说,“他们之前给我发消息,说任务结束,明天返回。”

  风扬起建筑被毁后的沉沙,擦过人们的脸颊,带来微微的刺痛感。

  “怎么样?我这番处理够干净吧?给你们省事了!感恩戴德的话倒也不必再说了,只是举手之劳而已。”白发少年精致的脸扬起笑容,颇为潇洒地挥挥手表示。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  因此,为了保护她的安全,很少让她出任务,大部分时候她都在高专内部。

  “——而且那个[五条莱]算是我起的名字,本天才六眼给你起名,可得好好给我记住啊。”五条悟装出恶狠狠的模样,傲慢地昂头说道。

  现在发生的事情,只是作为过去时间线的补齐。

  “发信息和硝子说,我们遇到妖怪了,等会回去给她看妖怪——哦痛!”五条悟捂着自己的头跳到一边,苍天之瞳略微瞪圆,“你怎么又敲我头,我要闹了!我真的要闹了!”

  旁边发完消息的夏油杰抬头,半无奈地勾唇笑道:“明明都是悟的错吧,是你总是叫人家妖怪的。虽然莱说让我们直接这么称呼名就可以,但话语里对长辈多少应该有点尊重。”

 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。溜'儿,文\学#官!网。如已在,请,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

13487 592610 MjAyMy8wMS8wNC8jIyMxMzQ4Nw== https://m.clwx666.com/book/202301/04/13487_592610.html